Lost.

不说漂亮的话,但是我们要做漂亮的事,我们做自己。

再见就不在同一个队了.

这是很久以前的微博了,突然翻出来。
很想哭。当年West的失误被那么多人诟病,但是还是有一群人一直相信着他。
小iG一直没有变,不落青云,不斩无名。

【致敬Mlxg】最后一代

三禁,有私设,无CP,全员向,Ming视角。

致敬Mlxg,致敬一代目。


“没有下一代了,我们就是最后一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
微博发出的时间是在赛前一小时的休息时间,没有人说话。悲伤经过发酵之后变成了沉默。就像个顽劣的孩子,他知道,你一定会不断挣扎,难以置信,会被现实一次次打倒。直到最后终于接受事实,尘埃落定。


沉默是洪浩轩打破的。这个平日里最黏锅老师的大男孩,视而不见所有人通红的眼睛,平静地说要出去上个厕所,脊背清瘦而挺拔。领队忙不迭地跟了出去。只留一室静寂。


新来的替补是锅老师的粉丝,唯唯诺诺地,低声嘤泣着。早就注定了。从他到来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了。我们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。我突然心生烦躁,厌弃弥漫着的悲伤,插兜走了出去。


任由洗手池的水流漫无目的地冲着手,一双打职业的手。我不由得恍惚曾经,自嘲自己也是年纪大了。关了水,习惯性地撩撩头发,一如往昔。


想着回去,却听见走廊里的交谈。我没有听墙根的喜好,只是他们挡在我回休息室的必经之路上,着实无奈。我半倚着门框,正好望见洪浩轩的侧身。领队的个子不高,需微微抬头才能直视对方的双眼。


“浩轩啊,香锅他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。我知道你和他关系好,一定舍不得。你已经很优秀了,香锅也是不想让你一直活在他的光环下。这些,香锅都是为了你好……你知道吗。”

“我知道。可他不想我知道,我便不知道。”


“等下就是总决赛了,浩轩啊……”

“我们会赢。”少年的声音清冽却浸透了温柔,“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十五时二十分之后,我就是世界第一打野。”

“我怕什么。”


我故意弄出点声响,他们的对话草草结束。我拍拍洪浩轩的肩,兀自走了过去。

接下来,便是决赛。


隔壁李元浩大喊着这波没大,严君泽嘴角挂着势在必得的微笑,简自豪眸中闪耀着兴奋的光,即便眼角通红。洪浩轩依旧谨慎地控图,却也会极命去追人。他没有发现,他越来越像他的锅老师。

一切如常,可一切都改变了。

比分3  :  2。


替补、领队、经理都兴奋地奔上台去拥抱他们的选手。欢呼声,如雷贯耳。主持人激动地宣告那是RNG新一代的传奇。我习惯性的往后看去,却没有了那个纤瘦修长的身影。

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趁着没人注意疾步入后台。


我看着洪浩轩无力地靠着墙壁滑下,我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身体变得如此单薄。他虚掩着脸,那一双修长白皙的手,关节却泛着血。面前的墙,被血污沾染,红的刺目。


我感觉浑身像被抽干了力气,脚跟不稳。

心痛。

什么程度?

仿佛左右心室心房被锋利的手术刀一刀一刀剜开。血液瞬间蒸发,肌肉酸涩无比。

那是,打职业的手啊……


你是否会怀疑自己执着的意义,

一如怀疑恍若错觉的曾经。


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存在,又像是没有。他的目光从指缝中溢出,望向我,却像是透过我望向遥远的虚空。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他那时的眼神。


——那种目光……如果非要形容的话,就仿佛是经历了最残忍的血腥浩劫、人间炼狱之后,存活下来的人们望着大地上成片的尸骸时的眼神,目光里满是新鲜淋漓的血气:充满悲痛、侥幸、怜悯、恐惧、茫然、绝望……


他开口,我分明听见了他隐晦的哭腔:

“没有下一代了,我们就是最后一代了。”

我们,就是最后一代了。

我偏过头,任由眼泪肆虐。


朦胧之中望见走廊尽头大屏幕上的直播,简自豪举着奖杯。可是耳畔却没有了那微微颤抖的声线,那个人说,“举杯了简自豪”。

少年人笑着,笑得比任何一次都要张狂,笑得眼中有了泪。


我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自己是一个不具备感情而牢不可破的冷血人。

我看着他们沐浴着光芒,每个人都是那么的耀眼。

我的记忆中再没有这么璀璨的雨了。


——至此,终了。



锅老师近期发过一代目的合照,我看过,感触良多。

我太喜欢他们了,我可能会一直喜欢下去。

时至今日,他依然是我的信仰。

也许我是个悲观主义者。我想,

RNG以后会拿很多很多的冠军,而一代目的传奇,大抵就到这儿了吧。

江湖路远,关山难越。若萍水相逢,道声安好便可。

他们去追寻更好的未来,我们只需祝福。

只需信仰。

不必追。